从争论谈起,厘清数字货币的发展前景

近日,关于数字人民币的报道又引起了各方热议,实际上,数字化的冲击已从经济社会向金融领域不断延伸。

数字化趋势改变了经济组织模式、社会分工架构、产业组织的边界,进而从需求端影响金融服务的模式,也对金融产业链、金融组织的边界带来重构的可能性。

数字货币发展面临的争论

那么,数字货币领域需解决哪些争论或焦点问题?

▶一是共识。

如果不能甄别和厘清理论、政策与实践基础,形成概念和路径共识,那么所谓区块链时代的“共识机制”反而成为镜花水月。

▶二是信用。

不管什么样的“货币”,其背后都是某种特定的信用支撑,代表了某种契约,如果不能解决结算最终性与信用安全性,货币功能也无从谈起。

▶三是功能。

货币基本功能是交换媒介、价值尺度、支付手段、价值储藏等,数字货币发展最终需有完备的功能架构。如众多加密数字货币都难以用来交易支付,则其货币属性变弱,性质更像是加密数字资产。

▶四是技术。

无论是法定还是私人货币,面向数字化的技术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还需满足效率与安全的双重要求,推动标准化建设。

我国发展数字货币的未来路径

如何认识我国发展数字货币的未来路径?就目前来看,未来或许有几方面值得关注。

从争论谈起,厘清数字货币的发展前景插图

一是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具有一定特殊性,更多是通过部分M0替代,为我国零售支付体系提供冗余性,并且通过弱化大型科技公司(Big Tech)的信息集中,强化央行的交易信息把控和反洗钱能力。

二是积极推动国际化的、央行间的“数字货币替代物”建设,为将来可能的超主权数字货币奠定初步基础。。

三是适当支持私人部门参与国际民间稳定币探索。虽然全球稳定币市场也“鱼龙混杂”,但在合规、合理的前提下,或许也应该允许合格的国内机构参与这种民间探索。

四是对于众多的加密数字货币,其实质越来越像是特定的加密数字资产。相关政策重点则是以金融消费者保护为抓手,引导市场健康发展,实现“良币驱逐劣币”,尤其是打击非法金融活动。

五是除了零售支付领域,无论是从大额支付清算、证券清算结算等领域所考虑的问题,还是关注对于货币政策、金融稳定的影响,似乎仍可以回到原来的货币电子化、数字化研究轨道上。

总之,数字化时代必然带来数字金融模式的转变,进而需要数字化的金融基础设施变革,货币自然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要素之一。

数字货币发展的大趋势不可逆转,但当前却不应过于“狂热”,尤其不能为发展而发展。

事实上,一国货币不管是否数字化,其对内价值都是更好地发挥货币功能、稳定价格信号、优化资源配置、服务实体经济等作用。

天武咨询,十年企业管理咨询行业服务经验,咨询电话:4000-030-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