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再提速: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或“试水”贸易场景

人民币的数字化无疑将提高交易便捷性,从而方便跨境支付和交易,提高了人民币境外流通普及度,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随着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和可控试点步伐加快,其应用场景似乎不再局限于小额零售场景。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成立上海金融科技公司,逐步实现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和技术研发中心落地。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或有望涉足小额贸易结算或供应链融资等新应用场景。

“事实上,数字货币在供应链融资与贸易结算方面的应用已有一定发展。”一位区块链技术研发公司运营总监告诉记者。在欧美国家,一些区块链公司已在特定行业供应链金融与贸易结算领域引入数字货币,进而加快产业链资金周转效率并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但是,由于这些数字货币缺乏足够的信用背书,因此它们的使用范畴相当窄,若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能参与到小额贸易结算或供应链融资,无疑将令更多产业链中小企业从中受益。

但他承认,要让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成功应用在小额贸易结算或供应链金融场景,首先得解决不少实际操作环节的道德风险,比如个别企业在双离线支付环境下“一钱多花”,导致“双花问题”出现,因此相关部门必须在法律与操作制度层面做好追讨等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区块链技术研发机构对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涉足跨境贸易金融场景充满期待。

欧科云链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向记者表示,人民币的数字化无疑将提高交易便捷性,从而方便跨境支付和交易,提高了人民币境外流通普及度,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当然,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在多大范畴助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除了相关部门在技术操作层面需要与海外金融机构、海外金融监管部门做好对接,还需两个国家拥有双边货币互换协议,从而确保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能实现有效的回流与兑换。”李炼炫指出。所幸的是,目前不少中小国家都希望引入官方数字货币解决本国货币流通透明度不高、资金流向难跟踪等问题,从而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境外流通创造一定的机遇。

三大瓶颈待解

一位苏州地区股份制银行技术部门主管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正围绕当地个体户、小微企业的小额贸易结算或供应链融资场景,尝试引入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进行结算。

“其实,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能解决不少个体户支付与融资环节的痛点。”他告诉记者。比如不少个体户高度依赖支付宝或微信钱包收付款,但当某些原因导致网络不畅与支付宝/微信钱包转账迟滞时,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双离线支付功能就能起到很好的弥补作用。此外,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还可以大幅提升特定行业贸易结算或供应链融资的资金周转效率,减少个体户获取资金的流程,从而解决它们急需资金的燃眉之急。

在他看来,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发起的金融科技公司能充分使用区块链技术,在贸易结算或供应链融资场景引入法定数字货币有所突破,有助于他们获得更多的借鉴,加快法定数字货币在更多场景的应用。

上述区块链技术研发公司运营总监指出,要让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在贸易结算或供应链融资环节得到更好的应用,还需突破三大瓶颈:一是在技术层面,现有的区块链技术仍无法满足DCEP对业务高并发的需求。因此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目前主要借鉴区块链领域的某些技术理念,比如非对称加密、工作量证明、时间戳等,结合自身研发的UTXO模式、智能合约等专利,从而满足特定行业供应链融资或贸易结算的业务高并发需求。二是有效解决道德风险,在小额零售场景领域,目前业界比较担心的一大道德风险,就是双花问题(在双离线支付环境下,有人趁着数字货币尚未划转出去,拿这笔钱多次购物)。若这种双花问题出现在贸易结算场景,将给上下游企业构成不小的资金压力与运营风险。三是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无法提供利息收入,因此资金相对宽裕的产业链核心企业是否愿使用法定数字货币用于贸易结算(放弃利息收入),仍是一个问题。

李炼炫向记者表示,针对双花问题,相关部门可以通过法律制度和监管措施确保用户不敢“作恶”,比如实行追讨,或将违规企业纳入失信名单等。

助力人民币跨境流通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有望涉足小额贸易结算或供应链金融,不少区块链机构对其拓展至跨境贸易,助力人民币国际化充满期待。

据克里斯蒂安对全球63家中央银行的问卷调查显示,未来三年内,逾85%的受访央行不太可能发行任何法定数字货币,仅有3%央行在短期内会发行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但与此同时,不少中小国家又需要法定数字货币,解决本国纸币流通受限、降低汇率大幅波动、提高货币投向跟踪能力等问题。

“比如在一些国家偏僻地区,当地小微企业或农户嫌纸币流通不大方便,依然习惯以物换物。若中国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能在这些地区得以应用,一方面其双离线支付功能可以部分替代纸币功能,促进商品流通交易,另一方面能增加面向中国消费者的跨境贸易额,给当地农户或小微企业带来更多收入。”前述区块链技术研发公司运营总监认为。

在他看来,这需要具备两大条件,一是中国与这些国家需签订货币互换协议,从而给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回流与兑换创造可操作空间,二是在技术操作层面,需建立中国央行-全球商业银行-海外央行的多层运营体系与结算模式,确保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境外流通“可靠稳健”。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不少跨境电商平台对各国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跨国流通充满期待。比如欧盟此前出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简称GDPR),要求跨境电商平台对用户信息隐私数据做到全面保护,包括在不同场景使用用户信息前需征得后者同意,导致电商平台合规操作成本骤增。而借助法定数字货币,各国央行可以通过大数据等技术进行交易特征识别,并开展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监管,无形间令跨境电商平台得以降低上述合规操作成本。

10月12日,欧洲央行开始就启动数字货币项目展开公共咨询,相关内部测试也将同步进行,并计划在明年年中决定是否启动数字欧元项目。

“若数字欧元最终启动,且像DCEP般能与人民币直接兑换,那么数字欧元与数字人民币之间就有望按现行汇率价格实现兑换,大大方便两者的兑换与流通,从而给数字人民币境外流通、助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创造更大的空间。”李炼炫指出。不过,人民币国际化不会完全取决于人民币数字化,因为人民币在境外更大范围的流通,首先需成为国际重要的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这不是人民币数字化就能完成的。

END
天武咨询拥有十多年管理实战经验的咨询公司

400电话:4000-030-183

企业免费诊断:15723281946

联系我们

4000-030-18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cqtwzx@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