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企业数量没有出台政策多,产业区块链破局路在何方?

5月13日,复杂美宣布获得Pre-A轮融资,这是产业区块链类公司最近一次披露融资进展。

从那时算起,产业区块链进入融资空白期已经持续了75天。在这75天,海南、浙江、江苏、湖南、上海、福建、北京、河北、贵州9个省下发了12份区块链专项扶持政策。

将时间拉长,如果从“10.24”会议为起点,产业区块链类公司获得融资的数量17家,平均融资金额在数千万元,融资轮次普遍在A轮。同期,各地出台的专项政策文件有19份。

9个月,获投企业数量还没有出台政策多!显然,政策的火热并没有点燃资本的热情,产业区块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6省将区块链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区块链被视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成为“国家战略”。此次会议(以下简称“10.24”会议)对于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影响深远,一些业内人士不禁大呼“区块链的春天来了。”一时间,各地政府官员、企事业单位纷纷组织学习讲话精神,关于区块链的报道铺天盖地。

受“10.24”会议影响,全国26个省级行政单位将区块链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数量远超以往。

融资企业数量没有出台政策多,产业区块链破局路在何方?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与区块链相关的词汇通常与“积极布局”、“大力支持”、“加快”、“抢占”、“力争”这些词汇紧密相连,充分显示出政府对发展区块链技术的急迫心情。

12省发布专项政策19件

“10.24”会议之后,各地密集出台区块链专项扶持政策。截至发稿,已经有北京、福建、广东、贵州、海南、河北、湖南、江苏、山东、上海、浙江、重庆共12省(直辖市)合计发布19份区块链专项扶持政策,数量比往年的总和还要多。其中,江苏最多,发布了4份。湖南其次,发布了3份。

融资企业数量没有出台政策多,产业区块链破局路在何方?

17家产业区块链项目获得融资

按理说,国家高度重视,地方政策频出,区块链项目应该成为资本竞逐的香饽饽。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融资企业数量没有出台政策多,产业区块链破局路在何方?

上表是巴比特根据公开信息以及企查查数据统计的自“10.24”会议以来,国内产业区块链公司融资信息。可以看到,9个月以来只有17家公司拿到新的融资,总融资额约23.7亿元。如果刨去金融壹账通,其余公司每家融资额几乎都只有数千万元,轮次也集中在A轮。显然,政策火热之下,资本表现得相对冷静。

钱是最聪明的

从资本方的角度看,如果一个行业,PE或者VC不往里面砸钱,说明这个行业短期内不足以为资本带来收益。

目前市场公开披露财务状况的区块链技术企业有趣链、众享比特、众享互联、荷月科技、信任度。

趣链的第一大股东是A股上市公司新湖中宝,占股49%。根据2018年5月新湖中宝关于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趣链2017年净利润-1521.74万元。根据新湖中宝发布的2018年年报,投资趣链获得收益是-1163.86万元,则可以反推趣链2018年亏损2375.24万元。根据新湖中宝发布的2019年年报,投资趣链获得收益是123.59万元,则可以反推趣链2019年盈利252.23万元

众享比特是区块链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2020年1月,众享比特与天津长荣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荣股份”)、深圳吉链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据长荣股份发布的《关于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公告》显示,众享比特2018年营业利润-330.99万元,2019年净利润是287.3万元

众享互联是众享比特子公司,2020年1月,众享互联获得A股上市公司吉宏股份投资。据吉宏股份披露的相关公告显示,众享互联2018年净利润13.45万元,2019年1-9月净利润191.73万元

荷月科技前身为北京众签,是一家区块链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2020年3月,荷月科技获得A股上市公司仁东控股投资。据仁东控股披露的《关于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显示,荷月科技2019年净利润16.88万元

信任度是国内从事数权经济司法服务提供商,是北京互联网法院、广州互联网法院区块链电子证据平台的建设方。信任度的股东之一是嘉兴北源,持股13.33%。嘉兴北源的大股东是A股创业板上市公司北信源。据北信源2020年5月发布的《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显示,信任度2017-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是-415.99万元、-190.77万元、-662.66万元

可以看到,以上区块链企业大部分连年亏损,部分企业去年开始开始转亏为盈,但均未达到较强的赚钱效应。

造成资本不看好的局面的原因是什么?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孟岩告诉巴比特:

“钱是最聪明的,钱不往那个地方去,一定有它的道理。什么道理呢?我认为就是钱没有看到一个完整的闭环。产业区块链不跟数字资产相关,不跟交易相关,这个事儿不成立啊,资本是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的。”

工信部电子五所区块链创新团队负责人、高级工程师相里朋认为:

“产业区块链面临两条路,要么是没有token怎么打造生态激励,要么是合规使用token创造价值。业内几乎都没想明白怎么玩,走回了传统IT的老路子,天花板可见,投融资界要是火热,有动静才真奇怪了。”

政府一股脑跟风,政策和现实脱节

在12省发布的19份专项政策中,大部分政策内容围绕以下内容展开:

1)建设区块链产业园/基地,推动区块链产业集聚发展。2)从外部引进发展潜力大的区块链企业,同时在本地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区块链企业。

3)建设产业联盟、研究院、实验室、研发中心、孵化器等。

4)开放应用场景,推动区块链在政务、民生以及其他实体产业中的应用。

5)设立区块链产业发展引导基金,对区块链产业公司和人才给予奖励和补贴。

6)举办区块链高端论坛、沙龙。

仔细研究以上文件,会发现存在以下问题:

执行期限过短,不照顾实际情况。产业区块链发展依然处于初期,地方政府在制定产业政策中应提供中长期的市场环境,过短不利于产业发展。

南京市江北新区管理委员会发布的《江北新区(自贸区)促进区块链产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执行期限只有1年。期限过短,导致政策无法兑现,形成空头支票。比如文件里第二条提到,政策期内自主研发完成的区块链项目,年度营收首次达到2000万元、5000万元、1亿元以上的,分别给予50万元、100万元、200万元的奖励。根据巴比特了解的市场情况,别说一个区块链项目,就是一家区块链公司,1年能实现2000万营收的已是凤毛麟角,5000万的几乎没有。所以南京市江北新区管理委员发布达到这条政策大概率会是一个看上去很有诱惑实际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

领导换届,政策无法延续。以上区块链政策大都将执行时间3年,少数有5年。这很大一方面是考虑到领导的任期,所以政策在任期内见效是最好的。

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政府在2019年12月发布《崂山区区块链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这是中国第一份由政府发布的区块链三年规划。然而,规划发布至今,除了开了一次会议之后,再也未见崂山有任何关于区块链的进展对外披露。

巴比特询问了深度介入崂山区块链产业发展的北京天德科技首席科学家蔡维德,蔡维德曾在2017年就在崂山发布了世界第一个产业链区块链沙盒“泰山沙盒”和崂山链。截至发稿,蔡维德并未回复。 巴比特又联系到位于注册地位于青岛的海创链创始人CEO张弢,张弢向巴比特解释称:

“崂山领导去年下半年换届了,新领导可能对区块链技术还不是很了解,需要一个过程,再重新了解。”

实际上,崂山当地政府部门早在2017年就展现出了对区块链的极大热情。但是经过两年对的发展,区块链并未为当地创造产值以及产生税收,这或许是新任领导对区块链积极性不高的另一方面原因。

张弢认为,区块链产业离爆发至少还有三到五年的时间甚至更长,期间需要地方政府持续投入。有的地方政府看到了三到五年后的区块链产业前景,所以会不遗余力投入。有的可能就看不到这么远,中途就放弃了。

如何破局?

通证派代表孟岩认为,如果将产业区块链理解为分布式可信数据库,而这个数据库只用来承载数据信息,这套系统在商业逻辑上存在缺失,企业家们最终会质疑区块链在其中的必要性,以及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在哪里?

基于此,孟岩提出的破局之道是产业区块链必须要跟数字资产交易相关,才能打通闭环。也即:第一步,通过产业区块链的交叉验证和可信存储的方式,将“可信数据”生成为“可信通证”;第二步,通过必要的技术手段和法律程序,将“可信通证”转化为“可信数字资产”。第三步,有了可信的数字资产,就可以通过传统金融机构(银行、交易所)获得金融服务。或者进入到DeFi(去中心化金融),在这个新的数字资产基础设施中流转。

对于孟岩的破局之道,一些专家并不是很赞成。

娄底市区块链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执行副主任谢纬认为:

“激励体系不一定是靠通证的,关键是要找到系统内生关系,设计能够降低系统整体成本的体系,从而实现系统的持续自运行。这个世界不可能是依靠新生的token来维持运转的,不能结合实际的体系都有点‘虚幻’。”

超级账本亚太地区项目部社区发展经理龙文选表示:

“中国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效率比较低,生产产能过剩。目前国际形势严峻,产能输出更加困难。区块链可以提升整体效率,提高联盟的性能和能力,提高竞争力。所以,通过区块链打造联盟,让一个个圈子的效率更高。节约成本,节约人力,节约时间,都可以转换成利润。比如电子政务提出的‘办事只跑一次’,就是节约全社会的成本。顺着这样的思路,可以找到很多场景。”

屡次获得资本投资的众享比特,也许最有发言权。从融资速度看,众享比特是国内目前跑的最快的区块链公司,已经到达C轮。子公司众享互联和享金联在2020年上半年分别获得新三板公司和A股上市公司的投资。

严挺告诉巴比特,做产业区块链一定要务实,必须把自己原来那套思维方式放下、忘记,重新学习业务逻辑,少想主义,多解决问题

“虚心学习,做小学生,从客户的思路去理解业务。不要有上帝视角,玩区块链的一有上帝视角,基本上完了。”

在挖掘客户需求时,众享比特会和客户深入沟通,不是一上来就劝客户非用区块链,而是了解业务后能够判断这家客户可以将区块链用到什么地步。“一开始并不看好,就是要死乞白赖地聊。”

就是靠着和客户一个个聊,4年的时间众享比特触了近千家客户,并最终与超百家客户建立合作。

和众享比特一样,云象也是一家低调务实的区块链技术公司。今年上半年,先后中标中央结算公司“信贷资产登记流转区块链项目”、中国石化金融科技平台建设项目。

2019年,众享比特合并营收接近3000万元,净利润500-600万元。云象今年Q1的收入同比大增750%。对此,黄步添不无感慨,“行业的春天来了”。

前不久,众享比特七周年,严挺在朋友圈分享了6年多的创业历程,其中一段话是这样说的:

“创新技术无论怎么包装怎么整新名词,最终检验的只有市场,好产品不是自作多情自己觉得多牛逼就真牛逼了,得有人用,得好用才行。”

这,或许能对当前产业区块链破局提供些许参考。

来源:巴比特

 

END
天武咨询拥有十多年管理实战经验的咨询公司

400电话:4000-030-183

企业免费诊断:15723281946

联系我们

4000-030-18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cqtwzx@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