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增加6个试点测试地区 为什么要推出数字人民币?

中国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局局长李斌4月12日透露,2019年底数字人民币相继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启动试点测试,到2020年10月增加了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6个试点测试地区。目前数字人民币试点范围有序扩大,应用场景逐步丰富。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的参与人数、笔数、兑换金额总体较小,使用场景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等多个领域。目前数字人民币总体处于试点测试阶段,正式推出还没有时间表。

为什么要推出数字人民币?

“数字人民币由指定银行参与兑换,不与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直接竞争”,自10月25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就数字人民币进行了全面回应和解读后,数字人民币与微信、支付宝等机构的关系进一步明晰。不过,公众仍存疑惑的是,在第三方支付已经足够便捷的情况下,央行为何还会推出数字人民币?对第三方支付又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使用数字人民币和使用微信、支付宝有何不一样?这一系列话题也引发业内热议。

市场竞争将更加充分

因数字人民币线下扫码支付作为一种和移动支付类似的支付方式,且可控匿名、安全性强,并具有法偿性和价值特征等优势,因此业内一直有疑惑提出,数字人民币有没有可能替换掉第三方支付服务,是否会对微信支付、支付宝等支付巨头造成冲击?

10月25日,针对市场高度关注的数字人民币对微信、支付宝等机构的影响,穆长春也首次给出了回应。简单来说,微信、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

不过,因为支付机构不得经营和变相经营货币的兑换和现金存取等业务,不具备为M0定位的数字人民币提供兑换服务的制度基础。因此,按照现行法律制度要求,只能由商业银行向大众提供兑换数字人民币的服务。穆长春进一步称,因为微信支付、支付宝各自的商业银行也属于运营机构,因此同样和数字人民币并不存在竞争关系。

由此看来,数字人民币和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支付工具并非处于同一维度。穆长春进一步补充道,尽管支付机构不可参与兑换,但数字人民币流通的服务仍旧可以由支付机构和其他商业银行来承担。

也就是说,数字人民币与支付机构实则存在合作关系。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称,尽管在数字人民币生态中,支付机构不控制数字人民币账户,但可发挥场景优势,提供数字人民币App场景对接、商户对接、客户和商户增值服务等。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指出,央行“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与数字人民币是两个一脉相承的项目,二者在统一支付相关的技术规范、安全标准上均起到关键作用,如若真正落地施行,届时支付宝、微信支付等长期合作的线下收单商户或将面临更为丰富的选择,市场竞争将更加充分,最终会降低整个资金流转过程中的运营成本。

打破零售支付壁垒

尽管二者本身非同一维度,但由于面向的是同类型用户,多方观点认为,数字人民币也会对第三方支付产生一定冲击。

例如在零售支付场景下,数字人民币和第三方支付之间会有某种相互替代关系;此外,数字人民币的可控匿名性,也极有可能使第三方支付机构丧失部分用户及交易信息优势,从而影响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服务。

正如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所称,第三方支付机构业务主要有支付业务、金融科技业务和信用评估与风险管理服务三类。尽管支付宝、微信支付和数字人民币不存在竞争关系,但是,数字人民币可控匿名性等特点,极有可能使第三方支付机构丧失部分用户及交易信息优势,从而影响针对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服务。

孙扬则指出,第三方支付有其历史使命,但现如今发生了变化,如第三方担保交易已经退出历史舞台,银行卡支付体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已经相差无几,网联的出现让支付汇聚对接银行机构的必要性荡然无存。

在孙扬看来,目前最需要数字人民币的不是普通消费者,而是被支付收单机构垄断的零售商户,他们通过数字人民币收单,可降低交易手续费成本,获得和支付机构更多的议价能力。继备付金利息的取消、断直连之后,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和推广定会让第三方支付市场发生深刻变化。

针对支付壁垒,穆长春也曾明确,数字人民币应该坚持央行中心化监管,实现支付即结算,提高商户资金的周转率,提升货币政策的执行效率。此外,也有利于打破零售的支付壁垒和市场分割,避免市场扭曲。

穆长春称,在坚持央行中心化管理的过程中,后续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发行额度;制定统一的业务标准、技术规范、安全标准和应用标准;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基础设施,实现跨运营机构的互联互通,保证不会出现支付壁垒。

应用推广难题仍存

今年以来,央行数字人民币试点全面铺开,试点脚步明显加快。正如深圳派发千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5万公众齐揭数字人民币神秘面纱,此外北京也推进数字人民币冬奥会试点应用,探索跨境支付、零售支付等创新应用。

不过,尽管频上热搜,但数字人民币离落地仍存在一定距离。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相比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方式,数字人民币推广仍存在不小的挑战。

正如苏筱芮指出,一是设备方面的挑战,数字人民币钱包无论是硬件钱包还是软件钱包,均需基于移动端设备使用,如何与不同设备契合、偏远地区如何普及等,存在困难与挑战;二是意识方面的挑战,数字人民币使用的意识还没有普及,有一些民众从理念上还未接受数字人民币的存在。

同时,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院宋嘉吉团队谈到了用户端和商户端使用动力不足的问题。其中,在用户端,数字人民币不计息, “更安全”带来的加成可能没有银行存款“计息”的吸引力大。另在商户端,深圳公测未向商户收取POS机改造费用和支付手续费,POS机改造相关费用由四大行承担。宋嘉吉团队认为,未来如果数字人民币落地,交易量增大,此种收费方式或将有所改变。

此外,聚焦跨境支付场景的数字人民币,还将在面临跨境支付打通过程中各国央行如何协作涉及的标准制定问题。

联储证券研究员易碧归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各国央行的标准设计将会影响协作进程,又比如央行数字货币采取批发型还是零售型,是否付息,与现有金融账户和电子支付体系之间的衔接,以及如何支持跨境同步交收等都有待进一步探讨。

加速终端设备智能化

业内认为,数字人民币是数字经济时代一场关于货币的革命,但同样也会引发支付生态的巨变。

在苏筱芮看来,数字人民币的流通是一个自上而下的过程,此过程将带来支付生态的变革,其中影响最为显著的就是“数字钱包”体系。现阶段看,数字钱包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是消费者日常接触的、以App形式存在的软件钱包,另一种则是基于芯片等存在的硬件钱包,例如近期华为推出的Mate40系列,主打“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功能,引发了市场热捧。

“推出此类带有硬件钱包功能的智能手机,不但能够增强手机厂商自身的竞争力,还能够对数字人民币的落地运用起到普及推广的作用,使数字人民币能够通过更广泛、便捷的渠道来触达终端用户,后续或引发更多手机厂商效仿。”苏筱芮称,但不论有多少参与主体,最终目的都是相互促进、共同服务,一言以蔽之,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也好,手机厂商、钱包系统供应商也罢,各方找准定位,通过竞合促进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才是这场数字革命的初心。

此外,王蓬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数字人民币的后续推广试点,将会推动商家收款终端设备的更新换代。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联网POS机具数量增长有所放缓,2019年甚至出现负增长,其背后是智能POS机的渗透率逐步提高而产生的替代效应。数字人民币的出现无疑会加速终端设备智能化进程。

END
天武咨询拥有十多年管理实战经验的咨询公司

400电话:4000-030-183

企业免费诊断:15723281946

联系我们

4000-030-18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cqtwzx@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