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帮上市最新消息 5年获34亿美元融资

在线教育“老玩家”作业帮,又传出了上市消息。

最近有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在线辅导平台作业帮正在考虑赴美上市,可能募集至少5亿美元资金,最快可能今年下半年就能够上市。

其实早在上个月就有报道称作业帮聘请了欢聚集团的高管金秉担任首席财务官,当时就有知情人士表示,作业帮对金秉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的经验特别感兴趣,这无疑也是为作业帮的赴美上市埋下了伏笔。

5年获34亿美元融资,百度出身的作业帮把钱花哪儿了?

作业帮的前身是百度内部孵化的业务,最初定位于在线教育以及拍题问答教学等,依靠百度的引流,作业帮的用户量迅速积累。2015年,作业帮正式从百度独立,在前百度高管侯建彬的带领下,作业帮开始“过五关斩六将”。

作业帮官网的数据显示,目前作业帮全国累计激活用户设备超过8亿,产品月活达到了1.7亿。根据第三方机构的分析,作业帮是K12在线教育赛道的用户规模领先者,易观天下的数据显示,猿辅导截至2020年12月的月活367.3万,而同期的作业帮已经突破了1亿。

作业帮不光有亮眼的用户数据,在融资方面也是左右逢源。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作业帮至少进行了8轮融资,至少拿到了34亿美元的资金。

2015年作业帮独立后不久,便拿到了红杉资本、君联资本的融资,这两者更是参与了作业帮的多轮融资,其中红杉资本前前后后一共参与了作业帮六轮融资,而君联资本也至少参与了三轮。

除此之外,作业帮投资方中还有软银愿景资金、天图资本、老虎全球管理基金、卡塔尔资本、阿里巴巴等数十家机构。根据公开消息,作业帮在2020年12月28日拿到了最后一笔16亿美元的融资,最新估值大约110亿美元,这一估值在美国上市的在线教育中概股的市值中也能排在头部。

具体到业务方面,作业帮的精力集中在K12方面,旗下四大天王——作业帮、作业帮直播课、作业帮口算、不凡课堂,主要用户群体还在K12这个范围。

四项业务中,虽然作业帮直播课和作业帮口算都有独立App,但是在作业帮App中也包含了这两项功能。除了拍照搜题、直播课、口算作业批改等基础功能外,作业帮App上还有VIP和练习功能,用户开通VIP之后,能够享受到更多资源。

不过,作业帮引以为傲的“拍照搜题”,虽然宣称是“提分神器”,却被家长们诟病。根据媒体报道,有家长感叹,“用了拍照搜题之后,孩子写作业都懒得动脑子了,作业直接抄,考试成绩和作业完成的情况完全是两码事。”

最后的不凡课堂,是作业帮在2020年底才上线的业务,主要是面向18岁及以上成人资格证考试辅导以及兴趣类教育,目前有教师、财会、公考、四类课程,课程类型有付费课和免费公开课。

除了这四项主要业务外,作业帮还做了面向2-8岁儿童的启蒙教育软件鸭鸭AI课,错题打印机喵喵机等产品。

仅靠这些,作业帮的上市故事怎么讲?

亏损、烧钱、流血上市,作业帮上市为了什么?

把在线教育行业吹上风口的无疑是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可是现在看来,共享单车、网约车曾经发生过的烧钱大战,正在线上教育行业重新上演。

过去几年,以猿辅导为代表的在线教育机构在广告宣传、低价营销的泥潭中互相烧钱搏市场,但随着竞争越发激烈,营销费用也水涨船高,跟谁学、网易有道、好未来这三家公司在2020年的总营销费用就接近60亿元,更别说规模更大的猿辅导和作业帮。

不断烧钱还能得到资本的青睐,自然需要一个足够有想象力的故事讲给资本们听。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在线教育行业的2019年的市场规模达到了3225亿元。这么大的市场,也吸引了许多新玩家,就连爱奇艺、字节跳动纷纷加入其中。

看上去似乎在线教育正稳坐风口资本源源不断涌入,但众多线上教育平台与其说是做教育,不如说是做生意,头部公司希望效仿当年互联网大战,通过烧钱扩大规模,最后胜者通吃。这也意味着,如果作业帮成功登陆美股,就有机会拿到来自二级市场的资金支持,打完这一轮线上战争。但在那之前,作业帮还要面临更多考验。

在线教育的竞争同质化的当下,“清北名师”成了几乎所有在线教育产品通用的宣传噱头。就在2020年,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清北网校这四家公司,被发现在广告中选用了同一名演员扮演名师,作业帮联合创始人陈恭明也坦言,当前各家都在主打名师,基本上是在同质化竞争。

在线教育的种种乱象,也时常让市场成了惊弓之鸟。3月26日,“北京6岁以下学科类培训将暂停”、“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中小学学课培训机构”和“0-6岁在线教育产品将被禁止”等传言引发广泛讨论,前两则甚至有不知真假的录音和文件作为证明。

尽管监管部门未出面确认这些传言的真实性,但是利空消息的影响已经产生。截至3月26日收盘,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网易有道等头部教育中概股均出现大跌,其中新东方下跌11.18%、好未来下跌7.43%、跟谁学暴跌41.57%、网易有道跌12.36%。

总的来说,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商业模式还不够完善,随着在线教育领域的“火并”开始,就连新东方、好未来这类早早上市的教育巨头也难逃亏损,新东方历年财报显示,虽然营收一直保持增长,但净利润从2017财年便开始出现连续下滑的迹象,2019年同比转亏,到了2020年新东方的亏损已经扩大到了7.6亿元。而好未来在2020年也出现亏损,净亏约为7.16亿人民币。

对于在线教育行业不断亏损,烧钱打广告,最后流血上市的现象,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给出了较为悲观的看法。俞敏洪直言,目前在线教育大班模式获客成本普遍在3-4k元左右,一个学生一年的总费用也就这么多,而且行业内续班率普遍不超过75%,这也是众多在线教育企业亏损的主要原因。

俞敏洪表示:“如果把资本撤离,其实在线教育立刻就会退潮了。过三五年再来看在线教育到底为中国老百姓提供什么样的教育模式,那个时候才能看清楚”。

正如俞敏洪所说,现在备受资本追捧的在线教育,很难说什么时候会被资本们“放弃”,终归是要给投资方们一个“退出”的机会。现在看来,上市后套现走人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种情况下,作业帮选择上市也就不难理解,趁着资本还没退潮,通过上市获得二级市场的资金支持,为可能会到来的资本退潮以及在线教育冷静期做准备。

END
天武咨询拥有十多年管理实战经验的咨询公司

400电话:4000-030-183

企业免费诊断:15723281946

联系我们

4000-030-18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cqtwzx@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