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煤业受益国企改革业绩持续“飘红”重组转型“窗口”再度开启

4月29日,大同煤业同时披露2019年度业绩报告和2020年一季报,双双逆势飘红,公司股价当天大涨。

公告显示,大同煤业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13.6亿元,同比增长0.9%;实现净利润9亿元,同比增长36%。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7.3亿元,同比增长3.6%;净利润2.9亿元,同比增长23.6%。净利润增幅均超两成的表现,为同期A股上市煤企中的“佼佼者”。

历经坎坷迎“重组”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自2016年至2019年,前后四个会计年度,大同煤业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保持连续增长,后者创出九年来新高,这同样在A股上市煤企中不多见。更何况此前大同煤业还曾频现大额亏损,而这则要提及公司近些年的资产重组。

资料显示,大同煤业成立于2001年7月份,并于2006年6月份在上交所挂牌实现A股上市,成为国家股权分置改革后A股主板全流通上市第一股。上市之初,大同煤业正处于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作为同煤集团旗下优质煤炭资产的上市整合平台,大同煤业先后投资或收购燕子山矿等多笔资产,加之募投项目塔山矿投产后产能快速释放,伴随营收及净利润快速增长,公司市值亦“水涨船高”,一度高达450亿元,迎来上市之后最荣光时刻。

始料未及的是,煤炭市场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持续下行,加之公司此前所属多为老矿,大同煤业2013年和2015年两年均出现大额亏损,稍有不慎便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在此背景下,大同煤业不仅整合同煤集团旗下煤炭资产无从谈起,而且旗下包括同家梁矿、燕子山矿等屡现大额亏损的煤矿也成了“烫手山芋”,所幸在关键时刻同煤集团施以援手全力“接盘”。

通过借力同煤集团,甩掉多个业绩“包袱”的大同煤业,于2016年便成功扭亏为盈,此后业绩得以持续改善。不过,在持续“甩包袱”之后,以煤炭为主业的大同煤业便主要剩下忻州窑矿、塔山矿和色连矿三座矿井,公司虽无亏损压力之虞,但营收等经营指标亦出现明显下滑,与其他省属上市煤企差距逐渐拉大,显然与控股股东同煤集团这一省属重点煤企的身份“不太搭”。

当然,这也意味着大同煤业在整合集团煤炭资产方面有很大的“潜力”,而第一步便是2018年斥资近25亿元收购同煤集团持有的塔山煤矿21%股权。

重组转型窗口再度开启

随着新一轮国企改革启动和煤价复苏,同煤集团提出要加快“腾笼换鸟”,积极推进集团资产专业化重组,而作为集团两大上市平台之一的大同煤业毫无疑问将扮演重要角色,这也是继续提升公司业绩改善空间的关键,所以整合集团优质煤炭资产乃大势所趋。

记者了解到,塔山煤矿作为此前同煤集团旗下最优质的煤炭资产,虽然上述仅收购21%的股权,但通过此次整合大同煤业合计持有塔山煤矿72%的股权,这也是上市公司近年来业绩能够持续飘红的主因。另外,此次股权整合是大同煤业继2012年之后重启集团煤炭资产收购,上市公司煤炭资产重组窗口亦随之打开。

当然,整合塔山煤矿部分股权仅仅是大同煤业提升业绩规模、优化产业结构的开始:众所周知,山西国资国企改革渐入“深水区”,推进能源领域专业化重组和提高省属国企资产证券化率已成为重点“攻坚”对象,同煤集团亦明确提出2020年要加快推进“上市公司+”战略,加快大同煤业、漳泽电力收购优质资产股权等工作。

对此,大同煤业也在部署2020年重点工作时指出,要抓住山西省国资国企改革专业化重组的有利时机,围绕煤炭主业链条,寻找省内外并购机会,将公司打造成为同煤集团国企改革和产业整合的有效平台,显然加快整合集团优质矿井将是未来重点工作。

随着山西省焦煤集团吸收合并山煤集团的落地,启动了焦煤一体化整合的趋势,而电煤的一体化山西也曾经提出过由同煤集团整合的预期,这种预期的存在,对公司发展也是有利的。

另外,在立足煤炭主业的同时,大同煤业还提出要适当切入新能源领域,并在同煤齐银股权投资基金成熟运营的基础上,择机发起设立产业基金,撬动社会资本,开展并购重组,促进公司转型升级。

近年来,除收购塔山煤矿股权外,频频“涉猎”金融板块也是大同煤业的一大亮点:上市公司在参股同煤财务公司等同煤旗下多家金融公司的同时,公司还发起设了同煤齐银股权投资私募基金,后者仅2019年便实现收益6550万元,且参与投资的澜起科技已经在科创板上市,所以这也将成为助力上市公司转型的关键举措。

如今,国企改革的不断“破局”和业绩的持续“飘红”,为大同煤业赢得了更多资本运作的时间和空间,上市公司能否紧紧抓住这一难得的重组转型契机实现跨越式发展,值得期待。

END
天武咨询拥有十多年管理实战经验的咨询公司

400电话:4000-030-183

企业免费诊断:15723281946

联系我们

4000-030-18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cqtwzx@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