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规划主要内容 十四五规划关于个税改革

专家认为,“十四五”时期个税改革将继续推进,综合所得范围将逐步扩大至财产、资本所得,并相应调整税率结构,比如降低45%最高边际税率。

上一轮个税改革让不少中低收入者税负下降,“十四五”时期个税改革仍将继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下称“十四五”规划)称,完善个人所得税制度,推进扩大综合征收范围,优化税率结构。

去年11月,财政部部长刘昆撰文表示,“十四五”时期将进一步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适时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修法,合理扩大纳入综合征税的所得范围,完善专项附加扣除项目,完善吸引境外高端人才政策体系。

多位财税专家对记者分析,“十四五”时期个税改革仍将是税制改革重头戏,在上一轮改革迈出综合税制第一步后,下一步综合所得范围会继续扩大,财产性所得、资本所得会逐步纳入。在此基础上,个税税率结构和级距会进一步调整,45%最高边际税率有望下调,税率和级距进一步优化,总体上降低中低收入者负担,加强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和监管力度。

财产、资本所得应逐步纳入综合所得

个税改革一大方向是调节收入分配,重在公平。2019年正式启动的个税改革首次推出了综合税制,即将以前分类征收的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特许权使用费、稿酬四项所得,统一为综合所得,并采用统一的7档超额累进税率,而非此前四项不同收入采用不同的税率,体现了公平性。

但与国外普遍采用大综合税制相比,中国综合所得范围相对较小,目前综合所得也仅限于劳动所得,而像高收入群体收入占比较大的利息股息红利等资本性、财产性所得,并不包括在内。相比于劳动所得最高适用45%的边际税率,目前财产性所得和资本所得均采用20%的比例税率。

而要平衡劳动所得和财产所得、资本所得之间的个税税负,关键在于扩大综合所得范围,上述“十四五”规划已经明确这一方向。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近日撰文称,在此次个税改革成功的基础上,应乘势而上,将个税综合制改革进行到底。个税改革的主要目标是实现税收的公平正义。最优的税制是契合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税制。应进一步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合理扩大纳入综合征税的所得范围,如将财产性所得、资本所得等纳入。

现行的个税制度下,对经营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以及其他所得,仍采用分类征税方式。

综合所得税制对征管要求相对较高,多位财税专家告诉记者,由于经营所得具有劳动所得性质,而且采用的也是超额累进税率,因此有望率先被纳入,改革相容易,也符合国际惯例。其他所得也可以逐步纳入。每一种纳入,都会产生影响,需要综合评估经济、社会等影响,防范因此而带来的其他风险。

有望降低最高边际税率,调整税率级距

随着综合所得范围扩大,税率结构也应进一步优化。

目前综合所得采取7档超额累进税率,共有3%、10%、20%、25%、30%、35%、45%七档税率,其中全年应纳税所得额超过42万元以上,相应适用后三档税率,全年应纳税所得额超过96万元的部分,才适用最高的45%税率。

中国财政学会副秘书长冯俏彬告诉记者,目前45%边际税率过高问题比较受关注,部分人士呼吁降低45%最高边际税率,有的认为降低到35%左右,甚至还有人建议降至25%。

“我也认同降低45%最高边际税率,但应该慎重,可以适度降低最高边际税率。因为随着数字经济发展,整个收入分配可能更加倾向资本和技术,未来仍需要个税发挥收入分配调节作用,可以对税率采取小步快调,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现状。”冯俏彬说。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记者记者,目前个税税率结构不合理,综合所得最高税率适当下调,适用收入宜提高,以更好地促进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另外税率可以简化为三档。

“目前个税税率结构设计不够科学合理,影响了个税收入分配调节功能。下一步改革应降低中低收入群体税负,加大调节过高收入力度。”中国政法大学施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说。

他对记者表示,按照低收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三类群体收入分布规律和分类调节原则,对每档税率的高低进行差异化设计。考虑到降低中低收入者负担和综合所得范围不断扩大,应该进一步拓宽相应的税率级距,并优化税率,比如取消45%最高边际税率,以增强个税调节收入差距的科学性、精准性和实效性。

2019年个税改革中,就通过扩大前三档税率级距,实质上起到降低中低收入者个税税率效果,减负效果十分明显。

高培勇建议,在制度建设层面,应当把方向定位于适当提高直接税比重。作为直接税系中最重要的税种,个税改革应以对中低收入阶层减税,对高收入阶层增税为取向。一减一增之间中,适当提高直接税比重。

他认为,下一步个税要完善吸引境外高端人才政策体系,如下调45%的最高边际税率等。

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曾建议,个税最高边际税率可从45%降到33% 。

“十四五”规划称,要健全直接税体系,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加强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和监管。

除了个税税率结构继续优化之外,专项附加扣除制度也将进一步完善。

考虑到个人或家庭实际支出负担不同,2019年个税改革引入了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住房租金以及赡养老人6项专项附加扣除,这进一步减轻了纳税人负担,也让税制更加公平。

多位财税专家表示,下一步专项附加扣除标准将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现状,进行动态调整,比如适当增加住房租金扣除标准,考虑住房贷款利息支出据实扣除等。

END
天武咨询拥有十多年管理实战经验的咨询公司

400电话:4000-030-183

企业免费诊断:15723281946

联系我们

4000-030-18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cqtwzx@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