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海外需求,光伏企业二三季度迎考验

全球疫情对光伏行业的影响在不断显现,对国内光伏龙头企业而言,占比极大的海外市场正为2020年业绩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新单签订放缓,项目开建存疑

“从新订单签订来看,现在签单的速度比以往正常的新订单签订的速度更慢,从执行来看的话,3月份目前还好,但是后面不确定性的风险是在增加的。”隆基股份投资者关系高级专员宋昊告诉第一财经,对海外订单比较充足的一线光伏企业而言,目前仍在执行二季度全球疫情爆发之前的订单,等到当前工程结束、对组件的需求减少之后,欧洲、美国等地区的新项目开建率还是有一些风险,具体的影响可能会在第二、三季度集中显现。

BNEF已将2020年全球光伏需求预测从121-152GW下调至108-143GW,2020年可能会是八十年代以来新增光伏装机规模首次出现下降的一年。CIC灼识咨询总监董筱磊对第一财经表示,从需求上来看,随着全球各地常规经济活动的减速和暂停,从资金链上对光伏行业的需求产生了影响,部分客户开始采取谨慎的观望态度,减少了市场对光伏产品的需求量。

“美国有个别的分销商,针对分布式光伏项目有少量的订单取消,德国也有一些供应商已经发出预警,表示可能会有一定的风险。”宋昊说道,二三季度是非常重要的时间点,因为海外此前的隔离政策并不是非常严格,而之后的政策会不会加强、疫情恐慌会不会加剧,都需要在二季度进行观察和确认。

海外市场需求占全球光伏市场需求的约四分之三,对于隆基、晶澳等一线光伏企业而言,海外市场整体占据公司出货量60%以上的份额。例如晶澳科技2019年海外组件出货占比73.61%,并且海外业务占比有不断上升的趋势。因此海外疫情在接下来两个季度,可能会对这些公司在订单需求、运输、供应链、人力成本等方面造成较大影响。

宋昊指出,就像国内2月的人员隔离一样,接下来欧洲各个国家地区之间也会出现人员隔离导致的物流不畅和整体供应成本增加,此外,向海外出货的一些港口已经出现货物的堆积,清关速度也在下降。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此前也表示:“如果疫情进一步恶化,欧洲进入全面在家办公的状态,我比较担心港口码头包括物流仓储操作员工无法正常工作,那么即便货发到欧洲,客户也不能正常提货。”

国内市场或迎价格竞争

相对于可能迎来艰难时期的一线企业而言,光伏行业的二线企业则已经开始面临困难,一些企业主要靠国内的市场或者一些短期订单,现在已经有一定的潜在压力,由于没有新订单,二三线企业的组件库存正在变大,并且正在向上游传导。

“比如说玻璃,因为终端需求有支撑,价格一直比较坚挺,但是最近玻璃整体的库存量在上升,已经开始调整降价,大概一次性超过10%。“宋昊说道。

光伏咨询机构PV InfoLink的价格调研也显示,海外疫情导致需求转弱,电池片、组件等辅材的价格下探。PV InfoLink表示,海外疫情仍未达高峰,市场悲观氛围蔓延,需求端的影响持续扩大,三月底组件端开始出现客户递延订单、甚至退单的消息,其中封锁中的印度以及疫情严重的欧洲尤其明显。由于4月的订单大多已在先前谈定,因此目前看来5月的订单量相比4月可能进一步转差,尽管后续疫情发展难料,但可以预见的是,由于海外需求转差,在Q2-Q3初始的海外需求空窗期将造成组件进一步跌价,后续组件价格的下跌将会转趋明显,包括价格高档持稳的美国市场也出现组件价格松动的情形。

陆川指出,以目前全球市场的情况,各公司发货谨慎,意味着组件的出货量有所下降,那么会倒过来推动上游电池和硅片的价格的压力,大家会更重视国内的市场,来抢国内的订单,这个时候价格竞争会有所提前。

而站在企业的角度,面对海外疫情可能导致的不利影响,宋昊认为,企业的成本控制水平是核心要素,在其他企业不赚钱的时候,能否继续保持盈利或者不亏损;此外要提高产品的竞争能力,即在市场不利的同等条件下,能不能把产品卖出去;最后还要看企业的财务健康水平,底子是不是足够厚。

董筱磊强调,在疫情情况下,光伏企业的订单下滑、成本上升,将会在短期内对行业造成一定的影响,这种影响会作用到各行各业,不过,“对于光伏行业这一主要面向企业的商业模式,短期内的影响将远小于面向终端消费者的商业模式。若疫情在短期内得到有效控制,对行业的影响将会得到较快缓解。”董筱磊说道。

END
天武咨询拥有十多年管理实战经验的咨询公司

400电话:4000-030-183

企业免费诊断:15723281946

联系我们

4000-030-18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cqtwzx@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