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四大能源、交通国企密集重组 后续改革或聚焦金融领域

7月13日,山东省涉及能源、交通的两大省属央企集团诞生,立刻引发了市场关注。
山东省政府在济南召开有关省属企业改革工作推进暨干部大会,宣布了山东能源集团与兖矿集团、山东高速集团与齐鲁交通集团联合重组方案,并宣布了联合重组后的企业领导班子。
按2019年财务数据测算,重组后的新山东能源集团、新山东高速集团资产总额将分别达到6379亿元、9452亿元,营业收入将分别达到6371亿元、1237亿元。新山东能源集团无论是资产总额还是煤炭产销量来看,将超过中煤集团,成为中国第二大煤炭企业。
“在做好重组的同时,也要做好文化、制度和管理等融合工作,真正实现1+1大于2的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山东省国资委企业改革处处长刘福帅表示,“提高规模效应,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一流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仅是山东,也是今年全国国企改革的第一个大动作。“未来,国企改革一定会持续做下去。”标普全球评级董事黄晓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后续的国企改革可能会更加看重整合之后的效益。”

横向重组打造重要企业
按照改革方案的要求,重组后的山东能源集团将成为山东省能源产业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在巩固发展煤炭、煤电和煤化工三大主业的同时,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现代物流贸易三大新兴产业,打造全球清洁能源供应商和世界一流能源企业。
新山东高速集团则定位为山东省交通领域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大力发展交通基础设施核心业务,打造主业突出、核心竞争力强的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运营服务商和行业龙头企业。
据公开报道,今年以前,山东省已陆续整合青岛港、烟台港等多家港口集团,组建山东港口集团;整合多地机场资产和企业,组建山东机场集团;并将中国重汽集团、山东交通工业集团划转至山东重工集团控股。
按照规划,山东将力争用三年时间将省属国企数量,通过整合重组压减三成以上,资产效益提升三成以上。
由于历史原因,国有企业存在产业分布过广、企业层级过多等问题,需要进行整合。为此,2016年中央出台了《关于推动中央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的指导意见》,各级地方政府也出台类似的文件。
而这次山东省针对其能源、交通两大领域省属央企进行的专业化重组,在国企改革中属于战略性横向重组。
“这种改革的好处有三个,首先减少同一产业和领域的无序竞争和同质化经营,其次直接做大国有企业的规模,集中资源形成合力。”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研究员吴刚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最后,从国资监管的角度,将国有资本集中到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优化国有资本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本轮国企改革的一个亮点。吴刚梁认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可以根据授权,对所属国有企业履行出资人职责,具有“小国资委”性质。
“集团公司被改组成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以后,其功能定位与原先的集团公司完全不一样了,它变成专业化、市场化的国有资本运作平台,自身不再经营具体业务。” 吴刚梁说。
目前,各地新组建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都以战略投资为主,投资工具就是发起设立各种股权投资基金。另外,集团管控模式也发生了变化,对所属子企业实行“管资本”,这项改革对整个国有资产监管模式和国企治理模式都要产生深远影响。
后续或将聚焦金融领域
近几年来看,国企改革正在步步走入深水区。
“前几年,国企改革还是央企与央企之间进行重组,从这两年开始,逐渐有了央企与地方国企重组案例,比较典型的就是宝武钢铁和安徽的马钢集团。”黄晓丹说。
他认为,随着支持的政策和文件越来越多,国企重组在国内遇到的阻碍将会越来越小。“但是,随着国企规模越来越大,这些重组后的企业未来进行海外投资的时候,有可能会遇到来自当地监管的一些阻力。”他说。
实际上,本轮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已经基本完成,即将出台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计划》,将会围绕制定时间表和路线图,把各项改革措施进一步深化。除了横向的专业化重组之外,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将会是一大重点。
“应该意识到,混只是方式,改才是目的。要通过混的方式,推进股权结构的多元化。按照分层分类的改革思路,有针对性地重塑、完善公司治理机制,切实提高国有企业的创新力和全球竞争力。”首都经贸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肖旭告诉记者。
而在山东省方面,后续的国有企业改革方向之一,将很有可能是金融领域。
“目前,山东省17个地市,有14家城商行,这些城商行规模不大,股权相对分散,风险防范手段有待加强,风险承受能力有待提高,竞争力也有待提升,然而,山东并没有像北京、上海和重庆那样的省属金融控股公司。”泰山产业领军人才、山东财经大学陈华教授告诉记者。“所以,未来重组一家全牌照的省级金融控股集团更加迫切,也具有可操作性。”
特别是在疫情引致的不确定性过程中,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银行潜在不良资产存在大幅上升的风险。各地市政府作为城市商业银行的大股东,拿出真金白银补充银行资本金的压力也随之增大,地方政府也有转让城商行的内在要求。
“目前制度上的障碍其实已经扫除,未来三五年将很有可能出现一个具有核心竞争力、且风险可控的省属金融控股集团公司。”他说。

文章已完